都不能够阻挡我我们韩家什么时候那么惧怕轩辕

 
    下十章预览:...是在这里偷东西,不是明刀明枪的去抢,我承认你的实力的确是不弱,但是你这么一点经验站出来,还没有下手别人就知道我们要偷东西了。【.】”说完不再理会李凌瑶,而是转过头望向花无痕和上官玉儿两人,不等上官玉儿开口,花无痕直接站起来道:“我留下和你一起。” 花无痕很清楚上官玉儿想要说什么,不等她开口,直接道:“我知道,留在这里想要再出去很困难,外面还有一个偌大的龙帮需要高手来坐镇,除开叶潇,你就是龙帮的第一高手,而我们完成任务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慕容苍山能够坐上十二巨头的位置,而且,我的这些经验比起上......
 
    本章提要    “估计是老天照顾的原因把!”叶潇微微笑了笑,自然不会把世界之树的秘密告诉眼前的人,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在南天门甚至没有自保的力量,在整个南天门,他认识的人当中,无论是楚老爷子,慕容苍山,轩辕家的轩辕青鸾,独孤家的独孤霸天都不能够成为他的保护伞,就好比今天如果叶孟浪在这里要了他的小命,就算是这些人全部到这里来也无济于事。【.】
 
    看到叶潇一句话就推脱到老天和运气的身上,叶孟浪眉头微微皱了皱,深吸了两口气才道:“叶潇,这一次我来找你,不是找你麻烦的,而是希望你能够说出为什么恢复这么快的原因,我相信,你虽然和石头斗了这么久,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尔虞我诈的小人,只要你能够帮石头一次,我叶孟浪承诺欠你一个人情。”
 
    听完叶孟浪的话,叶潇微微一愣。
 
    的确,如果能够帮得到,他倒是不介意帮一回石头,只不过,无论是炼狱炼魂阵还是他的世界之树,都不可能帮得到石头,一脸苦笑的道:“不是我不想帮石头,我真的没有办法,我能够醒过来,就算是我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和石头之间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恩怨,如果能够帮他,我叶潇也不会矫情,只不过,我是真没有办法。”
 
    听到叶潇没有办法的时候,叶孟浪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
 
    他自然不会相信叶潇的话,毕竟,无论是上古神物还是九品神丹,都不是一般的玩意,深吸了一口气的叶孟浪沉声道:“叶潇,除了九品神丹和上古神物,我想应该没有其他的东西能够让你如此快速的恢复了吧!只要你能够告诉我这两种东西任何一种的下落,你以前和叶家的恩怨我叶孟浪可以给你承诺,一笔勾销,当然,我叶孟浪还会欠你一个人情,我想你也很清楚,这一次十二巨头的争夺,没有人可能争夺得过我,到时候只要我成为了十二巨头之一,我的承诺有多么的值钱,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真的爱莫能助。”叶潇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看到叶潇真的是油盐不进,叶孟浪的脸色已经铁青到了狰狞的地步,石头对于他的重要性,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如果不是慕容苍山一心害怕叶潇最后羽翼丰满之后他驾驭不住,上一次叶潇受伤,恐怕慕容苍山也会为了叶潇到处奔波,而石头在叶孟浪的眼中,又岂止是一个手下那么简单,先不说石头身上的远古兽神的血脉,光是这二十几年的悉心教导,就让没有儿子的叶孟浪,差不多将石头已经当成了自己的儿子,看到叶潇是真不打算帮自己,叶孟浪狰狞的笑道:“叶潇,既然是这样,那么我就只有请你去一趟我们叶家
 
 
------------
 
第二千一百九十五章 再斗韩家(上)
 
    听到叶潇如此轻蔑的话,韩峰一张脸顿时就变得铁青起来,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就爆发出来,带着他的人往前站了一步,冷眼望着叶潇和黑寡妇两人,冷笑道:“好,我今天倒要看一看,你是怎么一半的实力都不需要就把我韩峰给拿下的。【阅.】”说完,就看到韩峰一挥手,对着周围的人道:“把人给我围起来,不要让他们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可以逃脱。”
 
    一群人直接将叶潇和黑寡妇两个人都围了起来。
 
    而站在韩峰身旁的一个青年,看到黑寡妇手里面的请柬,再看到已经陷入了暴怒状态的韩峰,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哥,这个叶潇的手里面有轩辕家那个老头子的请柬,我们现在就在这里对付他,是完全不给轩辕老头子的面子,到时候,如果轩辕家用这个借口来找麻烦,估计我们韩家也要平息一下轩辕老爷子的愤怒,你也知道,那个老头子简直就是一个老人精,就算是老爷子也顾忌他好几分。”
 
    “哼!”
 
    韩峰冷笑道:“为了一个小卒子?今天不管是谁站在这里,都不能够阻挡我,我们韩家什么时候那么惧怕轩辕家了?”
 
    听完韩峰的话,站在他身旁的青年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而站在远处的叶孟浪,只是一脸笑意的望着眼前的一幕,的确,叶潇在所有人的眼里面,只不过是一个蝼蚁一般存在的角色,根本就是无足轻重,如果不是现在手里面还有一张轩辕老爷子的请柬,叶孟浪可能已经早就出手了,一个站在叶孟浪身旁的老者,望了一眼对面的叶潇,微微笑着道:“要不要出手,将这个叶潇救下来,没准他会感激我们救了他一次,然后告诉我们他恢复的方法,我想,他身上要么有九品神丹,要么就是有远古神物。”
 
    叶孟浪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笑道:“这两种东西可都不是什么凡品,就算是我们救了他,他也不会告诉我们的,当然,现在韩家的那个小娃娃要出手,我也乐见其成,最好是将他打成重伤,到时候我们再将他带回我们叶家去,这可不是我们抓走的人,而是韩家的人要对付他,我们把他救了回去,我想就算是轩辕老爷子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吧!毕竟,我们都是要讲道理的人。”
 
    听完叶孟浪的话,周围的几个叶孟浪的心腹眼睛都是一亮,显然,只要叶潇落到了自己们的手里面,那么,得到东西也就简单得多了。
 
    叶孟浪微微笑了笑道:“人啊,有的时候求别人,还不如用一点实际行动,就算是我们现在出手救了他,他会不会告诉我们,还得看他有没有那个心,但是,一旦落到我们的手里面,我们就不用顾忌他了,到时候只要我们想要,就一定能够得到,我一向都不喜欢赌博,因为,赌博的人都不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而我,喜欢把所有的东西都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相信别人的仁慈,还不如相信自己的残忍。”
 
    听完叶孟浪的话,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